融昊动态

期货往事3

发布时间: 2018-01-22 17:01:34


         上午的行情似乎比较清淡,实际上从99年开始期货市场的行情都比较清淡。虞总看上去有些小小的烦躁的表情,封彪已经开始点了一根烟悠闲的看着电脑的屏幕,看样子应该他今天不太会出手了。

       :“曾老板!!发财了吧!哈哈!”办公室的门被一个瘦瘦小小的男人推开,大踏步走进来和办公司里的人一一打了招呼。
:“嗨哟!邹老板,好久都没有来了,一定是在哪里发财了吧!带带弟弟我啊!”曾经理和他调侃的功夫。他已经搬了一个椅子在我旁边的位置坐下了,和我点了下头。转头和曾经理聊起来。:“曾刚,还别说,我最近一直在找房子买。我们温州的同乡现在买房子都买疯了。”

        :“是的哦,现在上海买80万的房子可以落上海的户口,优惠的政策不错的。”
:“是啊,你看我都买了四套了,我朋友他们组团疯了一样买,我是没有那么多钱,基本能贷的款都贷了。”邹老板声音比较大,我偷偷斜眼看了他一眼,30大几的年纪,平头梳理的比较整齐,衣服比较考究。同时小小的眼镜透出温州人特有的精明。

        :“买四套房子,贷那么多款,还不上款该怎么办啊 ?”我暗自的为这位日后买了好几个矿的打土豪担心了一下。并且在十几年后的今天,我依然觉得我为什么会对贷款这么的抵触感到奇怪,长远看货币一定是会贬值的,持有现金是所有投资中最差的一种。但是却可以给人一种安全的假象。

       邹老板和曾经理闲聊了好一会,看样子他似乎不太有交易期货的意思。
正聊着,一位年轻的女士,抱着一个两三岁大的小女孩进了办公室。

曾经理和她打招呼:”哟!林少奶奶,今天来的真早啊!”

       :“哈哈,是啊,在家里太无聊了,又没有事情来看看,今天的行情怎么样?”她走到我这边的电脑看了看。一身黑色衣服,显得她的身材十分苗条。脸有些清瘦看不太出来年纪。小女孩眼睛很大胖嘟嘟的很可爱。

       她转头问我旁边的封彪:“彪哥,今天的行情怎么样啊,可不可以赚钱啊?”
:“一直都那样不太会有什么太大的行情吧,你还关心行情?”彪哥笑着回答。
:“我当然关心啊,不然开户做什么啊。”
:“哈哈,别了,我都没有看你下过单。”
:“哎,期货我又不太懂,股票我就一直做的”林女士有些脸上挂不住,辩驳了一下。
:“曾刚,人都到齐了。我们来几局吧?”邹老板说

        曾经理的脸上有些尴尬,有点难为情的说:“现在还有工作呢,都有单,马上也要收盘了。要不我们吃了饭下午开始吧。”
:“也行吧,反正也饿了。”

        我一看不知不觉的时间已经11点了,盯了一上午的屏幕眼睛也有些酸。一上午,铜的行情几乎没有什么太动感觉价格在一个价位上没有移动过,只是大豆似乎有大概15个点的波动。蒙蒙的,也不知道他们两位的头寸赚没赚钱,替他们担心。

       虞总一直没有怎么说话,表情不是太好可能不赚钱吧。彪哥看不太出来比较自如。
过了一会儿, 曾经理吩咐我拿了餐券,在大厦的顶楼去买来午饭。大家吃完饭。

        曾经理从他的办公隔间里面拿出来一个麻将桌和一个装麻将的袋子,摆好了。他还有,彪哥和邹总以及林女士聚到一起“修长城”的工作正式开始了。

        虞总,中午回家去休息了。我在办公室的沙发上休息了。

        这个时候的市场就是如此,铜每天成交量也就一两万手,而且价格波动完全跟着伦敦,基本上国内没有任何的定价权,完全就是一个傀儡市场。大豆的行情也就每天波动个20多点,成交量稍微能够大一些。大多数的交易日,在上午交易时段过了之后基本上也就没有了波动。

       后来我才知道,以前的市场实际上也就上午开盘,下午的时候就没有事情了。都回去休息了,下午也交易是还没有两年。所以很多的交易者,下午基本都是靠麻将或者赌博来度过无聊的时光的。上海交易所还因为要控制成本下午的时候所有的电梯都停止开放,真的很有趣。

       我的第一天期货生涯就这样结束了,看到的是同行们,对待麻将的激情要远远大于期货行情本身。这样的开始不算很美妙。不过对于屏幕上的那些跳动的数字,我似乎总是有些不同的感觉。